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在长滩岛,菲律宾人给我们扎小辫子,还在恐怖的小巷里“文身”

2022-11-28 08:17:36 810

摘要:【导语】风景眼前过,故事心中留。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过去时”第三季-【16、在长滩岛,菲律宾人给我们扎小辫子,还在恐怖的小巷里“文身”】(本文写于2012年,其中...

【导语】风景眼前过,故事心中留。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为你提供最独特的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三季-

【16、在长滩岛,菲律宾人给我们扎小辫子,还在恐怖的小巷里“文身”】

(本文写于2012年,其中描述的菲律宾状况与当下无关,谢谢)

第二天醒过来,天已大亮,我用力睁开眼,发现自己怀抱空空地平躺在床上,露露依然背对我,身体散发着微微的热量,并均匀地呼吸着,一起一伏,一起一伏,就像原本该有的样子——最正常的状态。

我开始怀疑,昨天夜里我们一直这样睡着,根本没有抱在一起过。

对啊,太可笑了!我和露露怎么可能抱在一起?认识那么久了,要抱早就抱了嘛!何况,我现在找不到一丁点我们抱过的证据,原本仅剩的模糊意象也瞬间在灿烂的阳光下如同持续太久的泡沫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从床上惊坐起来,窗外阳光灿烂,一切都正常得让人不可思议。

今天做点什么好呢?我给昨天带我们去长滩岛夜店玩的厄尔发了条短信,然后去卫生间洗漱,洗漱完毕,厄尔还没有回复,我以为他工作忙,就没再打扰他。

我推开门,金黄色的阳光和有被阳光晒过的味道的空气扑面而来,我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看见小海军坐在院子里。当然,他又在低头上网,投入得根本没意识到我的出现。

我发现自己忽略小海军这个人已经很久了,因为他实在太不用我操心,任何时候只要丢给他食物及网络,再偶尔让他逛街买买东西,他就安分得几乎没有存在感,我甚至不会特别单独注意到他,而是把他和大饭饭视作一个整体。

“大饭饭呢?”我问。

小海军冲他们的房间方向摆摆头,却依然死盯着手机屏幕。

这时,大饭饭穿着一条四角泳裤走出来,看到我问:“去游泳吗?”

“我不会。”我回答。

“哦,露露呢?”

“还在睡觉。”

“好,那我去游泳了,午饭前回来。”

“我也去!”小海军放下手机,跳起来,大饭饭耐心地等着小海军回房换泳裤。

看来,大饭饭已经接受了残酷的事实——他和露露没有发展的可能了,只能跟小海军这个好基友“相依为命”,他甚至懒得再开我和露露的玩笑。

难得有一个人发呆的时间,我坐在旅馆的院子里,调整呼吸,用最舒适的表情面对这个突然色彩鲜明的世界。

真的,何必要每天费心思考些什么?这样什么都不做,呆呆地看天、看云、看阳光不就挺好?我突然想起一句歌词:“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你起来了?”不知道坐了多久,身后传来露露含混不清的声音。

“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起来吗?”我转过头,看见露露模糊的身影。

“那我去洗漱了。”露露转身回房,我找不到任何确切的信息,她跟我任何时间见到的她都一样,我无法印证昨晚发生的事——或许真的没发生,她不知道,或许发生了,她不以为意,觉得那只是我俩企图入睡的一种方法,类似默数绵羊的那种方法,没什么特别之处。

我并不急于得到答案,也就没多问。

大饭饭和小海军游完泳回来,露露还没有洗漱完毕……

大饭饭和小海军都洗完澡换好干净衣服了,露露还没有洗漱完毕……

太阳都没了、天空又阴了,露露还没有洗漱完毕……

如果不是我们轮番去催,估计露露会在卫生间里度过她整个长滩岛之行。

不过,那么长时间的梳妆打扮没有白费,露露走出门时确实光鲜靓丽,她换上了一条五颜六色的小吊带裙,惹人注目,大饭饭眼睛都直了。

我不无得意地想,昨晚如果我真的抱着这么漂亮的姑娘睡了一觉,也算艳福不浅!我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反正不吃亏,嘿嘿!

白天的长滩岛有点无趣,到处挤满了中国游客(谁说现在是敏感时期,中国游客少来着),尤其在D"Mall,你甚至会产生错觉——这里的招牌都变成了中国字,这里的商品都是中国商品,这里的客人都是中国人,你根本没出国——天啊,要命的是,这很有可能不是错觉!

我联系了长滩岛的另一个“沙发主”查德,他说今天要上班,晚上才有时间来找我,而厄尔依然没消息,他是不是觉得跟我们在一起不好玩,就不打算理我们了?

长滩岛的天气跟女人的心情一样变幻莫测,前一秒钟晴空万里,下一秒钟就大雨倾盆,再下一秒钟又变回艳阳高照,我们就这样在随机播放的各种天气模式中在D"Mall漫无目的地闲逛。

到了这天下午,我才终于看清长滩岛标志性的白沙滩。

按照常规的标准,我真不是个称职的旅行者,其他人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而我已经抵达快24小时,才不慌不忙地想起这个标志性景点,并且只待了十分钟,就想走了。

真无聊啊!这地方对不会游泳而且对海水过敏的我来说,除了拍照还能干吗?

蓝天啊!白云啊!海啊!沙啊!就留给那些不知道旅行到底能有什么乐趣的人去歌颂吧!而我呢,拉着三个同伴找咖啡馆发呆去了。


这么想想,我的旅行总结下来无非是——发呆、发呆、发呆、呆、呆、呆,根本没好到哪儿去!

能在咖啡馆里呆得住的人只有我和露露,大饭饭和小海军仍然惦记着游泳,因为我们旅舍附近的布拉伯海滩停有渔船,早上他们游不开,没尽兴,想到白沙滩再补偿一下。

户外时阴时晴,放晴时他们就出去游一会儿,天阴了就浑身湿漉漉地拖着两脚沙子回来喝几口冷掉的咖啡,时间就是这么打发掉的。

厄尔终于给我回了短信,原来他家昨晚不幸遭劫,连沙发客的东西都被偷走了,他今天一直在警局忙着录口供和处理各种事情,所以没来得及答复我。

这样,我一方面对长滩岛的治安更加担心,但另一方面也引起些许警觉——如果厄尔因此找我们借钱,我会对他的动机产生怀疑,虽然我的直觉告诉我,这99.9%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忽视那0.1%的可能性。

除了厄尔,我在网上还收到另外两个老朋友的信息——阿龙和丹丹,他们同样到了长滩岛,住在S2附近的一家旅馆里,离D"Mall不远,我兴奋地叫他们来咖啡馆与我们会合,能在旅途中遇到第二次,感觉跟多年的老友重逢没什么差别。

旅行总能把时空在我们心中投射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也能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放得很大很大。我把路上遇到的各路不同的人马都搅和在一起玩,并设法让他们相处融洽。

“哎呀,真是坑爹货啊!”我又听到阿龙这句熟悉的口头禅,虽然它的出现经常是毫无意义的,但又缺它不可。

阿龙和丹丹将头发编成了黑人的小辫子,长滩岛很多游客都这样做,模样很俏皮,大家看见,也嚷嚷着要去编。

晚饭时间,因为天气不好,雨忽大忽小没再停过,我们懒得去找别的餐厅,就近去了Smoke。

我想起厄尔,叫他一起来吃饭,他说还有工作没忙完,今晚就不出来了,我告诉他,如果他钱不够,我们可以请他吃饭,吃多少顿都没问题。

这次去Smoke的时间比较早,我们终于喝到了著名的牛骨汤,味道鲜美,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味觉迟钝了,倒也没有很惊艳的感觉。

喝了一下午咖啡,吃了不少甜点,我肚子不饿,就只喝了一点汤,没叫主食。

吃饭时,小海军毫不客气地将大块牛骨都放进自己碗里,完全不顾别人,其他人都不好意思跟他争,尤其是阿龙和丹丹,只能喝汤。我看不过去,就将剩下的牛骨挑出来分给他们,小海军还不识趣地跟我抢,我训斥了他一顿,他才罢休。

下午6点左右,查德给我发来短信,约晚上去酒吧,说他会带两个女性朋友过来。大饭饭和小海军不想去,露露答应陪我一起。

饭后,大家迫不及待地出发去编小辫子。阿龙摸了摸我头发,说是太短,恐怕只能编头顶,两侧编不起来。

我心想,编头顶,那不成如来佛了?顿时兴趣大减。而露露本身就对编头发不感兴趣,她想在肩膀上画个文身——是那种可以洗掉的文身。

“我先陪你去文身吧!”其他人都走在前面,我和露露落在后面,我对她说。

“没事,你先编辫子吧。”露露回应。

“我不想编了。”

“刚才不是你说要编吗?”

“我陪你去文身吧!”

“你去编辫子吧!”

“我说了陪你去文身!”我嗓门冷不防提高很多。露露像是被吓住了,没再说话,委屈地瘪瘪嘴,快步走到前面与其他人并肩,将我一个人扔在了身后。

一路都没人跟我说话,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我这才发现,我不怕一个人,也不怕一群人,我怕的是在一群人中被莫名其妙地孤立起来。

到了编辫子的小店,只有大饭饭决定编。我试图与露露和好,但她和丹丹抱着店主的小孩玩,根本不搭理我。

我知道女孩要哄,可我又要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不出口,看到对面正好有个文身店,就拉着露露过去。

露露不愿意,我硬拽着她去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愿意。

说是文身店,其实只是在一条狭窄得连两人相会都得侧身才能通过的小巷里支起一个小棚子,摆了几张小凳子罢了。

一个戴着大耳环,扎着马尾辫,看起来像是嘻哈歌手模样的店主接待了我们,他拿出几本图样让露露挑选。

“对不起,你别生气了。”我趁机道歉。

“我没生气啊。”露露装作若无其事。

“你明明就生气了。”

“谁叫你对我说话那么大声?”

“那你还说没生气。”

“哼!”露露用语气词作了回答,然后扭头看我,“你怎么看出我生气了?”

“这么明显!我又不是瞎子。”难道她以为她自己的演技很好吗?

“哎呀!烦死了,这么多图样,你说哪个好看啊?这个怎么样?”露露指着一个蝴蝶图样问我,转移话题,这下她才是真没生气了。

我本来还想问,为什么要生气呢?我又没说错话。但这个问题会不会太傻?

最终,露露文了那个蝴蝶的图案,在左边肩膀上,她将花裙子的肩带放下,幽暗的灯光里显出一种诡异的性感。

因为文身需要晾干,雨又越下越大,怕走出去淋湿,我们只好在小巷子里继续呆坐着,雨点打着塑料顶棚啪啪作响,旁边另一个文身师正给一个肌肉大汉的后背文上一只栩栩如生的雄狮,如同香港B级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各种奇形怪状的人不断在我们面前穿来穿去,灯泡在晃,人影都是虚的,一时恍惚,我觉得好像都不在现实世界里了。

突然间,海边发出一声巨响,所有人瞬间愣住了。

我迅速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不会是恐怖袭击吧?我问身边的菲律宾人,他们纷纷摇头,表示不知情,但我看得出来,他们很淡定,只有露露吓得张开嘴,一脸惊魂未定。

“这个东西炸掉了,对面的餐厅。”文身师事后向我解释道,他指了指墙上的供电变压器。

“是因为打雷吗?”我问。

“是。”文身师点头。

对面餐厅已经熄了灯,桌子上点起蜡烛,门口一个白人母亲正在安慰被吓哭的小女儿。

“那声音可真大啊!”我呢喃。

“是啊,吓死人了!”文身师一边说一边拉掉电闸,以防万一。

小巷子里顿时黑下来,雨还在下,气氛比先前更诡异。

露露有些害怕,提议去找大饭饭和小海军,我也赞同,这个时间大家还是待在一起比较好。

我用外衣挡住露露肩膀上的文身,低头朝雨中奔去。

大饭饭已经编好辫子,如我所料,确实很像如来佛,但大饭饭不介意,一边摸一边傻笑,他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乐子。

诸事平安,雨渐渐小了,大饭饭、小海军与阿龙、丹丹约好明天一起去骑沙滩摩托车,露露的文身也差不多晾干了,我和她准备去酒吧找查德,其他人则分头返回酒店。

我总感觉,这个夜晚怪怪的,什么地方怪又说不上来。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